矿世崎源,调研团前往重庆天府矿业公司三汇二矿进行调研

 冶金矿产     |      2019-12-29

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矿世崎源”暑期社会实践调研团于8月16日观察建筑分布后绘制地图。

在国家发改委急压合同煤价的上涨之时,从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了解到,由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授权的首个煤炭价格指数——“环渤海煤炭指数”将于下周发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主任钱平凡表示,随着煤炭交易中心的建成,形成煤炭行业新的价格指数将成为业内的价格风向标。 涨了10%的要“吐”出去 根据此前报道,国内大型煤炭企业酝酿涨价,涨幅超过了10%。对此有所察觉的国家发改委上周紧急发文,要求神华、中煤集团等国有煤企,维持年度合同煤价不变,已涨价的要在6月底前退回相关款项。对于“不听话”的企业,发展改革委将按《价格法》有关规定查处。 神华、中煤等煤企随后表示,愿意带头做好稳定煤价的工作。 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新闻发言人梁墩实介绍,合同煤与市场煤的价差为100元~200元/吨。中银国际电力行业分析师于念表示,如果合同煤上涨的款项能退回,料第二季度电企可以维持在盈亏平衡点以上。 中金公司则发布研究报告认为,发改委此次干预煤价反映了国家对下游行业经营业绩恶化和通货膨胀的担忧。煤炭的下游行业,包括电力和钢铁等,未来业绩都不乐观。但煤炭行业受此次政策的影响较小。 此前,发改委因“被传将上调电价”而在其官网上进行郑重澄清。 “环渤海指数”下周发布 煤炭企业人士认为,重点合同煤为一年一度的长协价格,此次国家发改委要求合同煤价不涨也并非想象中对价格进行干预。 近年来,相关部委一直在推动煤炭市场化,但由于“计划电”的牵制,推进过程步履艰难。2009年12月15日,国家发改委发出了《关于完善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指导意见》,鼓励签订长期合同,煤炭价格继续实行市场定价,尽快建立和完善我国电煤市场价格指数。 2006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便已经形成了一套 《关于中国煤炭市场体系建设的方案与政策研究》的报告,提出构建“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和区域煤炭交易中心为主辅交易平台,以地方煤炭市场为补充”的煤炭市场格局。但在该套方案出台以后却一直没有得以实施。 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总经理王立锋向记者表示,即将发布的“环渤海煤炭指数”得到了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的授权,将会采集环渤海地区包括秦皇岛港、京津唐、曹妃甸以及黄桦港等四大港口的60余个企业的信息汇萃而成,包容了4.5亿~4.6亿吨下水煤价格信息。据了解,这几个港口的下水煤量占全国下水煤总量的90%以上。王立锋表示,“将会比澳大利亚BDI煤炭指数更加权威。” 大连港口也拟加入煤炭交易中心的行列。下月,名为“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将揭幕。

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矿世崎源”暑期社会实践调研团于8月16日上午在重庆能源集团天府矿业公司三汇二矿进行调查访问,深入了解矿院历史与当地煤矿产业渊源以及。通过本次调研,调研团一行更加清晰地认识了旧址与企业三汇镇之间的关系,对本次实践的主题进行了深华。

目前,山西等地的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已取得一定成果,下一步要加大力度、加快推进兼并重组工作。6月26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在此间举行的中国煤炭企业兼并重组高层论坛上,作出上述表示。 本次论坛在总结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围绕如何全面科学推进兼并重组问题展开讨论。来自国家能源局、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政府、中国经济研究院等政府部门和科研院所的领导、专家,以及部分煤炭企业的代表参会。 据介绍,随着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的推进,山西的矿井总数已由2600多个减少到目前的1060个左右,鄂尔多斯市的矿井总数已由2000多个减少到267个。同时,上述地区的煤矿生产规模、生产技术水平、安全保障水平、行业贡献率大幅提高。 吴吟表示,目前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已取得一定成果,但在跨省区重组、煤炭通道建设、矿区开发主体、国企参股等问题上,仍需加强;下一步,要不断加大兼并重组力度,最终使煤炭行业达到适度竞争的状态,解决煤炭工业基本矛盾,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对于如何科学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与会代表也提出了各自建议。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院长岳福斌指出,兼并重组具有条件性,不能一窝蜂式地上,具备条件才能搞。惟一一位来自民营煤炭企业的代表、伊泰集团董事长张双旺则认为,兼并重组应当遵行自愿、依法行政、市场经济原则,应当打破行业、地区、所有制的界限。

今日调研团开始了新一轮工作——绘制矿大旧址建筑的地图。虽然地图的手绘初稿略显粗拙,但标注清晰,一目了然。草图为调研团成员现场绘制,地图小分队有绘图,探路,询问等明确的分工。后期完善仍在进行之中。

坐着颠簸的乡间客车,调研团一行来到三汇二矿,与企业的杨书记以及通风科科长进行深入交谈,询问矿院旧址与企业的渊源故事,也了解到了企业近年来的兴替发展。当得得知调研团来自中国矿业大学,负责人很愉快地接纳了队员们带领调查团参观工作场地并答应了采访,对调研团所提出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